明天的码报图
字體:

大金得勝陀頌碑

  大金得勝陀頌碑是金代第五帝世宗完顏雍為追記其祖父金太祖女真族杰出首領完顏阿骨打在此聚族民誓師反遼并終于滅遼立金的功業而立。石碑全高3.2米,由首、身、座三部分組成。碑首浮雕四條蟠龍,龍身相交,龍首向下,龍目圓睜,龍須生動,纖毫畢露,栩栩如生。正面龍身盤曲間留額心,鐫刻“大金得勝陀頌”六個篆體字。碑身左右邊緣陰刻忍冬草紋飾,正面刻有漢字碑文815字,背面刻有女真大字碑文1500余字;碑座為龜趺,長160,高72,寬97 

 
  
  附:漢字碑文(原文為豎書繁體字、無標點,為閱讀方便,改為橫書、簡體字,并加標點)
  大金得勝陀頌并序
  奉政大夫充翰林修撰同知制誥兼太常博士驍騎尉賜鯡魚袋臣趙可奉敕撰
  儒林郎咸平府清安縣令武騎尉賜鯡魚袋臣孫侯奉敕書丹
  承直郎應奉翰林文字同知制誥兼充國史院編修官云騎尉賜鯡魚袋臣黨懷英奉敕篆額
  得勝陀,太祖武元皇帝誓師之地也。臣謹按《實錄》及“睿德神功”,碑云:太祖率軍渡淶流水,命諸路軍畢會,太祖先據高阜,國相撒改與眾仰望,圣質如喬松之高,所乘赭白馬亦如崗阜之大。太祖顧視撒改等人馬,高大亦悉異常。太祖曰:“此殆吉祥,天地協應吾軍勝敵之驗也!諸君觀此,正當力同心。若大事克成,復會與此,當酹而名之!”后以是名賜其地云。時又以禳檜之法行于軍中,諸軍介而序立,戰士光浮萬里之程,勝敵刻日,其兆復見焉。
  大定甲辰歲,鸞輅東巡,駐蹕上都,思武元締構之難,盡孝孫光昭之道。始也,命新神御,以嚴穆穆之容;既又俾刊貞石,以贊暉暉之業。而孝思不忘念所,以張閎休而揚偉跡者,蓋有加而無已也。
  明年夏四月,詔以得勝陀事訪地相府,謂宜如何?相府訂于禮官,禮官以為昔唐玄宗幸太原,嘗有“起義堂頌”過上黨,有“舊宮述圣頌”。今若仿此,刻頌建宇以彰圣跡,于義為允。相府以聞,制曰:“可。”
  臣可方以文字待罪禁林,然則頌成功,美形容,臣之職也。敢再拜稽首而獻文曰:
  遼季失道,腥聞于天。乃眷東顧,實生武元。
  皇矣我祖,受天之祜。恭行天罰,布昭圣武。
  有卷者阿,望之陂陀。愛整其旅,各稱爾戈。
  諸道之兵,亦集其下。大巡六師,告以神禍。
  明明之令,如霆如雷。桓桓之士,如熊如羆。
  先是太祖,首登高阜。靈貺自天,事駭觀睹。
  人仰圣質,凜如喬松。其所乘馬,崗阜穹崇。
  帝視左右,人馬亦異。曰此美征,勝敵之瑞。
  君設教,易經著辭。厭勝之法,自古有之。
  我軍如云,戈甲相屬。神火焰焰,光浮萬燭。
  天有顯道,厥類惟彰。國家將興,必有禎祥。
  周武戎衣,火流王屋。漢高歷劍,素靈夜哭。
  受命之符,孰云非貞。咄彼宗元,遂誣尚明。
  得勝之祥,如日杲杲。至金遺老,疇弗樂道。
  圣今天子,武元神孫。化被朔南,德侔羲軒。
  眷言舊邦,六飛戾止。六飛戾止,江山良是。
  念我烈祖,開創之勤。風櫛雨沐,用集大勛。
  圣容既新,圣功即高。永克厥志,以為未也。
  惟此得勝,我祖所名。詔以其事,載諸頌聲。
  方王有聲,橘駿有聲。潤錄祖業,惟時圣明。
  帝王之符,千載合契。配姬輿劉,詔于萬世。
                    大定二十五年七月二十八日立石
  當年金太祖完顏阿骨打揭起反遼旗幟,選擇此地興兵聚將,可謂適地得之便,擇良境而成業,一代英主,胸懷遠見,暫不為言。石碑坐落處四周約為三十平方公里之平原,一片沼澤,蔓草叢生,水草豐盛,西北兩面有高達五十米的弓形斷崖所環抱之天然屏障,北臨松花江,東據拉林河,憑江河之險陰。尤其此地恰是遼與女真部落邊境接壤處,南臨遼之黃龍府(今農安)六十公里,間隔松花江天險,西距遼之北方邊陲重鎮寧江州(為今伯都訥鄉所在地)僅百余里之遙,大軍西出,進可迅擊,退可穩守。并且此處可居高臨下,操演兵馬,在古代是一處良好的天然練兵基地。
  現在憑地遠眺,猶可想見當年,金戈鐵馬,槍戟林立,一呼群諾的雄偉誓師場面。
  金世宗于大定二十五年(公元1185年)立碑,至今已有八百余年,兩次折斷,兩次粘接復原。大金得勝陀頌碑雖屢遭創傷,但經過黨和政府的多次保護維修,安然健在,保存完好。1987年被定為國家級重點保護文物。此稀世珍品,將長存后世,晶瑩四射,永放光芒。

(責任編輯:
明天的码报图